<menu id="wkmyy"><tt id="wkmyy"></tt></menu><nav id="wkmyy"></nav>
  • <menu id="wkmyy"></menu>
    <object id="wkmyy"></object>
  • <input id="wkmyy"><u id="wkmyy"></u></input>
  • <menu id="wkmyy"></menu>
  • <object id="wkmyy"></object>
    <input id="wkmyy"></input>
    <object id="wkmyy"><u id="wkmyy"></u></object>
  • <menu id="wkmyy"><u id="wkmyy"></u></menu>
  • <input id="wkmyy"><u id="wkmyy"></u></input>
  • 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银行 > 正文内容

    安信信托14.55亿股股份第二次司法处置失败 大额股权无人接盘

    安信信托一笔大额股权再次因无人问津而处置失败。3月18日,来自上海金融法院发布的信息,截至当日,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4.55亿股股份第二次进入司法处置程序,但最终因无人竞价而处置失败。当前,安信信托正站在资产重组的关键当口,除了大额股权无人接盘外,安信信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高达32.78亿元债务的和解方案仍未实施完毕。在分析人士看来,当前安信信托资产重组面临的不确定性依旧较大,若定增批复时间较久,也会导致市场观望情绪严重,造成投资者信心不足。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大额股权无人问津

    安信信托一笔大额股权第二次因无人竞价而流拍。3月18日,上海金融法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对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4.55亿股股份公开进行第二次司法处置,这笔股权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26.6%。截至3月18日15时30分,这笔股权最终因无竞买人出价而处置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这笔大额股权第二次登上处置台。此前的2月22日,安信信托就曾发布公告表示,经查询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获悉,截至2月18日15时30分,因无竞买人出价,对国之杰所持公司14.55亿股股份处置失败。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发现,在首次处置时,这笔股权的处置保留价为3.94元/股,以共计14.55亿无限售流通股计算,国之杰所持股份价值约为57.327亿元。在第二次处置时,这笔股权的处置保留价降低为3.47元/股,按股份数量计算约为50.489亿元,若以3月18日收盘安信信托股价4.29元/股计算,第二次处置的价格相较市场价格来说相当于打了近8.3折。

    由于首次、二次处置均失败,上海金融法院表示,将视情启动第三次处置,处置日期另行通知。该项处置项目由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信保基金公司”)申请执行,安信信托曾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为支持该公司向信保基金公司申请流动性支持,国之杰向信保基金公司提供保证和质押担保,其中以其持有安信信托的股份14.55亿股用于质押担保,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6.6%,担保项下流动性支持余额56.5亿元,已经处于逾期状态。

    2020年9月由于未能按时、足额偿还资金占用费,安信信托被信保基金公司起诉,信保基金公司请求法院裁决准许拍卖、变卖安信信托质押的其持有的大童保险32.98%股权,用以偿还安信信托所欠14.9亿元资金,信保基金公司由“金主”变成了“讨债人”。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究其处置失败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处置总价太高,拟收购安信信托股权的公司需要一次性拿出超50亿元资金购买,资金成本过高;其次安信信托目前正处于重组过程当中,接盘公司势必要承担安信信托的风险化解任务,并不能在短期内实现盈利,所以市场观望情绪浓郁。除此之外,股权价格也取决于价值,当前安信信托定增还未通过审批,风险较高,投资者也会继续观望。

    和解方案尚未实施完毕

    从去年7月至今,安信信托的定增方案公布已经近8个月的时间,但目前还未得到监管的批复,安信信托资产重组也正在艰难推进当中。

    根据安信信托此前披露的信息,安信信托将向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施非公开发行,募资90亿元并用于充实该公司资本金。同时,安信信托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信保基金公司等签署《债务和解协议》,债务和解总额近90亿元。

    不过,3月9日晚间,安信信托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出售实施进展情况的公告》透露,其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高达32.78亿元债务的和解方案尚未实施完毕。

    该公告显示,2021年7月23日,安信信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签署了《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与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之债务和解协议》。安信信托向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转让持有的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银国际”)3.4%股权、安信信托持有的多只信托计划的收益权以及安信信托持有的湖南大宇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本金为4000万元的质押贷款的债权以及8亿元以偿还待和解债务(包括本金32.78亿元及对应利息、罚息、资金成本、其他费用等)。

    在安信信托发布的公告中,该公司表示将尽快推进相关债务和解,将后续工作安排分为三大方面。首先是对于信银国际3.4%股权的交易,待信银国际完成相应决策程序及获得香港监管部门批复(如需)后,安信信托将尽快完成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资产交割。

    其次是就上述交易中存在权利限制情形的置出资产,待查封冻结机构解除权利限制后,安信信托将尽快完成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完成资产交割。最后,对于其他不存在权利限制的标的资产,安信信托表示,正在与交易对手方协商办理相关资产交割手续。

    针对大额股权流拍以及资产重组进展问题,3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安信信托相关人士,该人士表示,“以公告为准”。

    “当前安信信托资产重组面临的不确定性依旧较大,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定增批复情况。如果定增能够很快得到批复,预计重组也会很快进行,若定增批复时间较久,市场观望情绪较为严重,也会导致投资者信心不足。另一方面,即使顺利重组,安信信托还是需要较长的时间清理前期遗留的风险问题,包括涉及中小地产的贷款和股权业务,以及涉及到资金挪用问题项目的清理。”廖鹤凯说道。(记者 宋亦桐)

    关键词: 安信信托 第二次司法处置 大额股权无人接盘 资产重组

    标签阅读


    九亿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