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wkmyy"><tt id="wkmyy"></tt></menu><nav id="wkmyy"></nav>
  • <menu id="wkmyy"></menu>
    <object id="wkmyy"></object>
  • <input id="wkmyy"><u id="wkmyy"></u></input>
  • <menu id="wkmyy"></menu>
  • <object id="wkmyy"></object>
    <input id="wkmyy"></input>
    <object id="wkmyy"><u id="wkmyy"></u></object>
  • <menu id="wkmyy"><u id="wkmyy"></u></menu>
  • <input id="wkmyy"><u id="wkmyy"></u></input>
  • 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访谈 > 正文内容

    第十五届中国(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于4月22日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

    “不负新时代,共赴新征程”,由深圳市私募基金商会、私募排排网主办,华宝基金、世纪证券联合主办,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特别联合主办,深圳市福田区企业发展服务中心作为指导单位,母基金研究中心作为战略支持单位,平安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云溪基金、宏锡基金、森瑞投资协办的第十五届中国(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于2021年4月22日至23日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

    在23日下午的会议上,以“聚势以谋远,焕新再启程”为题展开了圆桌对话。

     

    嘉宾阵容:

    平安期货总经理助理 简 翔 先生

    云溪基金总经理 阳 勇 先生

    宏锡基金合伙人 陈迪强 先生

    森瑞投资副总经理 夏 翔 先生

    聚宽投资总经理 王恒鹏 先生

    以下为圆桌会议全文:

    平安期货 简翔:我来自平安期货。平安是一个综合性的金融集团,同时也是一个以科技驱动金融发展的集团。平安期货是在平安证券旗下,为各类机构投资者、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提供衍生品交易服务的一个机构。我们秉承两点,一是会做好基础设施。今天反复在讲量化投资,量化投资在期货领域是需要大量基础设施支持的。特别是像高频,对数字的要求已经达到了纳米级,平安期货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来提供相关服务。二是做好增值类型的服务,包括像投研、资管、场外资金等一系列的服务,都可以为客户提供。

    云溪基金 阳勇:大家好,我是云溪基金阳勇,我们公司主要是做股票多头策略,主要投资医药消费和新经济板块,包括互联网、新能源。产品仓位比较重,看多中国为主,长期保持高仓位运行。

    我非常看好中国的医药消费市场,我认为未来15年还有50倍的空间。如果说年化是30%,10年就可以达到十几倍。我司在过去五年,年化回报可以达到**%左右。未来5年,希望我们公司可以继续保持这样的投资速度和业绩。欢迎关注我们。【查看年回报收益可至文末阅读原文】

    宏锡基金 陈迪强:我是宏锡基金的陈迪强。宏锡基金是长期专注于量化CTA。09年开始组建团队,到2020年已经12年了。这12年以来只做期货,没有做任何股票。所以,我们是一家专注于衍生品的对冲基金公司。未来,还想长期专注于做好衍生品。

    森瑞投资 夏翔: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森瑞投资的夏翔,在公司负责合规风控。森瑞投资成立于2007年,已经进入第14个年头了。森瑞投资2013年开始发行自己的产品,2014年是最早一批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会员单位,成为阳光私募。从2015年开始,森瑞投资明确只做二级市场医疗医药。我们现在是二级市场医药板块投资的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当然了业绩也是非常优秀的,不管是一年期、三年期还是五年以上的基金产品,在全国所有私募中都在前3%之内。希望跟各位同行、各位投资人交朋友。

    聚宽投资 王恒鹏:主持人好,大家好,聚宽其实首先是一家技术公司,我们从2015年开始运行JoinQuant量化投研平台,专门服务于国内做量化投研交易的机构和个人Quant用户,这也是聚宽名字(JoinQuant汇聚宽客)的由来。聚宽投资是我们聚宽科技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大家可以理解为是聚宽平台商业模式落地变现的核心出口。

    聚宽目前有约20名研究员以及20多位IT工程师。我们的研究员里有60%~70%来自于JoinQuant 超3年甚至是4-5年以上骨灰级的Quant用户。我们招人一般是基于后台用户行为数据,比如在聚宽平台上搞策略累计超1000个小时以上的用户、周末/半夜还在回测策略的用户等等,通过这种独特的人才筛选方式,聚宽用5年时间逐步搭建了当前的投研团队。

    聚宽投资其实是2017年开始筹备(同一年获得了百度的战略投资),2018年开始运行自营盘,2019年秋天开始对外服务。所以到目前基金规模还较小,20亿左右。

    聚宽基金与国内几百亿级别的私募同行相比,还有比较大学习和进步的空间。但聚宽的技术背景和平台优势,让我们对自己长期优势比较有信心。

    主持人:王总,聚宽目前的年化收益是什么情况?

    聚宽投资 王恒鹏:基金第一只产品成立到这周,刚好整整三周年,2018年4月开始建仓,相比中证500指数,目前我们3年累计的超额收益应该是***%左右。【查看聚宽投资3年累计收益可至文末阅读原文】

    主持人:从全球视野来讲,现在有很多的变化,金融衍生品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机会值得关注?

    平安期货 简翔:全球视野来说,中国市场现在的衍生品跟过去的几年相比有很大发展。品类相对可能少一些,但是品种上在全球来看,国内的品种已经非常多了,还有大量的品种在研究。比如集装箱三条线路的集装箱指数在研究,比如碳排放,这些都是很领先的。另外还有大量品种的交易量在全球都是第一。比如大豆的品种,国内的交易量比CBOT高,还有铁矿石等等。全球市场来看,中国衍生品市场确实能够为参与到市场上的投资者,不管是量化类型的投资者还是企业类型的投资者,以及个人类型的投资者,都可以提供很好的市场。

    主持人:您觉得未来有哪些品种的机会比较明确,值得大家关注?比如说现在的有色已经涨价很厉害了。

    平安期货 简翔:先回答两个概念。首先对期货来说,它跟股票最大的不同是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机会上讲,有多头的机会和空头的机会。有色、铜可能是现在市场上普遍看到的,觉得会做多头是很大的机会。为什么?因为供给受到了一定的限制,而需求侧,又有了新能源的大概念,比如说高盛之前发的年报,铜是新时代的原油。因为太阳能电器、特高压各种设施,都会使铜的需求有爆发式的增长,这可能是近期比较确定性的机会。

    另外黑色金属也是可以关注的品类,因为有一个很大的概念,“碳中和”、“碳达峰”。工信部要求今年初钢产量是0增长,但是今年一季度钢产量增长了19%,也就意味着未来9个月的时间初钢产量要下降。这就意味着初钢的下游,包括螺纹、热卷这样的品种,有可能供给会受到一定的限制,价格会有机会。

    今年还有一个大的主题是全球复苏。所以欧美、日韩的钢厂的产量是恢复的。实际上并没有,我们看数据,今年钢材的出口比去年、前年有很大的增长,这可能也是很好的机会,也可能是多头的机会。但是多头没有波动的机会大。因为商品毕竟关系到国计民生,是很重要的,商品价格上涨就直接影响了企业成本,损害了企业利润,就会产生大量的调控措施。交易所就不断有措施出现,这可能引起的不是商品单边的上涨,而是商品价格的波动。价格的波动对做多不一定是利好,但是对量化投资、做交易性的客户来说,就意味着很多的机会。

    主持人:具体到量化策略上,您认为有怎样的心得可以分享?

    平安期货 简翔:我们服务了大量的量化机构,主要是以CTA为主,也有中性类型的机构。最近我们发现,进入到2021年非常明显的现象,CTA基金面临非常快速地规模扩张,大家可能也有这种感受。

    主持人:陈总有这样的感受吗?规模有没有快速的扩张?

    宏锡基金 陈迪强:确实大宗商品的大涨大跌,给波动率交易的策略带来很好的收益。期货市场本身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从规模上来说,2020年底期货业全市场管理规模接近9000亿,到今年2月底逼近万亿,可谓迈上了新台阶。CTA行业的发展也是如此。尤其从去年开始,各家CTA管理人的规模得到了快速增长,多家机构从几个亿到10亿到20亿再到30亿甚至更多,我们会发现市场上陆陆续续管理人有发布封盘的讯息。以我们宏锡基金为例,2020年底管理规模13亿,现在超过了20亿,约一个季度的时间,规模增长了几个亿。相对股票市场而言可能是个很小的数字,但是这个增量在期货市场算比较大的。并且,宏锡的增量在业内还不是最大最快的。

    平安期货 简翔:这个快速的增长,很像2020年的股票市场做指增的私募,那一波很多10亿、20亿、50亿很快成长为100亿甚至是更多。这次很多从10亿的规模成长到50亿甚至是更高的规模,量化投资在CTA这一块确实是非常大的机会。现在还有很多个人投资者,包括银行,以及平安银行理财子,也投了非常多这样的基金。所以量化基金在今年市场有这么大的波动的情况下,可以为大家带来更好的回报。

    主持人:谢谢简总。陈总可以接着聊,因为你们主要是做CTA策略的。从简总的观点来看,似乎今年你们是很好的机会是吗?在您看来,您有什么样的特点?

    宏锡基金 陈迪强:今年期货市场的波动率在相对高位。参考过往:2016年供给侧改革,国内大宗商品大涨,对应时期波动率差不多是历史高位。从2020年初到现在,波动率接近2016年的水平,CTA策略的收益是比较可观的。从各统计口径收益排名上看,CTA策略在去年达到前三,有部分平台统计的结果则是排在第一。CTA策略抢眼的成绩确实得益于整个波动率的提高。

    我们认为波动率提升随之带来的问题也应该去重视。实际上,我今天的重点不是很想谈收益率和规模,顾虑是担心投资人和渠道仅凭CTA策略的收益或其它相对单一的指标评定这个策略非常好,于是乎认为一定要抓紧配置,把它填得更满。加上最近股票行情不好,很多人问道是不是要把股票多头的平掉,全部投CTA。

    从客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规模还是收益,都是相对的概念,我们认为未来行情持续复制的概率是不大的。即使复制,也不会像去年有较多顺畅的行情。因此,我们提一个假设,假设未来不能维持高波动率,或收益率,投资人如何看待CTA的配置问题?

    事实上,CTA策略是大类资产配置的一部分而已,不必要过度地解读。投资人要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风险承受能力以对CTA策略的理解,结合管理人的理念、投资能力、历史业绩等多个角度综合考虑,做适度的配置。

    主持人:你说未来未必能够维持这么大的波动率。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有这种看法?

    宏锡基金 陈迪强:几个角度展开。第一是统计角度。宏锡的理念是数据说话、业绩说话。从概率上是有可能未必能维持,当然波动率也有可能会更高。但为什么我们不看好?因为最近确实大量的资金涌入到市场。举个例子,就像市场中性策略2018年业绩非常好,2019年发了非常多这个策略的产品,大量的资金进入,但市场的容量是相对有限的,市场的资金量太大了,把流动性和本身差额收益的空间给吃掉后,收益就无法维持。

    第二,从基本面角度按,前面很多嘉宾的分享提到,未来长期来看可能是比较乐观的。但是中途的振荡,反复来回都是很正常的阶段。不是说三五年内看好它,就觉得是没问题的。而是要想想能否承担中途回撤的风险。我更多地希望从这个角度来谈。

    主持人:谢谢陈总。有必要回来再问一下简总,在我一个不太懂的领域里,好像谁说都有道理。简总您觉得有道理吗?

    平安期货 简翔:我非常认可陈总的观点,未来波动率可能会放大。但是CTA的收益并不一定有2020年那么好。很大的原因就是刚才陈总讲的第二点,因为现在太多资金涌入,而策略已经有上限了。有一个现象,现在的很多CTA崩盘了,有能开放出来的CTA,它给你的策略都是中长期的策略,拿不到中短期的策略,高频更加不要想。

    从这个角度来看,管理人本身也在想现在是不是要做一定的防守了。另外还有一个现象,很多传统的做CTA的机构做大以后,会横向地发展。什么意思?他的策略不单只是CTA,还会加中性这些策略。以前可能做指增的公司加CTA,现在CTA公司也做指增。因此,你说CTA的表现会不会像之前那么好?确实是不一定的。但是这个波动性,包括今天的新闻,意大利准备2千亿,这个是欧洲债券很大的概念,波动率还是可以看一下的。

    主持人:波动会加大,但是收益率不一定会更大。陈总还有补充吗?

    宏锡基金 陈迪强:说实话,我们希望波动率能维持在高位甚至更大。但波动率只是一个角度,还要看成交量。如果只有价格没有量,也是承载不了这个市场的。前面简总也提到了横向的发展,我稍微补充一点。我们宏锡连续12年都只做衍生品,未来也不打算做股票和其它策略,主要考虑到术业有专攻,只赚我们自己能赚和该赚的钱。所以前段时间暂停了两个产品线的募集,也是考虑了存量投资者的收益。另外,规模也不是我们主要追求的方向,存量投资者的收益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的补充。

    主持人:王总,现在做量化投资的越来越多,竞争也很激烈,您觉得你们的产品最能拿出来PK的,比的是什么呢?

    聚宽投资 王恒鹏:聚宽现在主要还是在聚焦做股票类策略,跟国内头部的量化同行一样。国内百亿以上的量化私募,基本上至少有60%~70%的规模是股票指数增强,30%甚至更少的规模比例是股票量化对冲产品。所以从容量上来讲,要做大基本上就是这个方向。这个赛道其实就是PK超额收益Alpha。

    刚才徐总也讲过,量化的竞争最终就是PK人才和团队。聚宽相比国内的其他量化私募有一个比较独特的点,就在于本身我们既是这个行业的服务方,又是这个赛道的参与者。比如国内百亿+的量化私募里面,一半以上是聚宽数据的付费用户。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JoinQuant有很多的跨行业的Quant用户。比如我们有的用户,可能是小米的、华为的、微软的等等。这成为了聚宽投研团队的核心优势,我们有一些研究员之前是在航天中心设计卫星,有的是来自科大讯飞、搜狗、电子科学研究院等等。这些人都是基于对量化的执着和热爱加入聚宽team,热爱是成功的核心要素。我们希望是通过聚宽的平台优势,构建对量化交易热爱、技术背景更硬、有差异化Alpha背景的多元“鸡血”团队,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打造自己的优势。

    这方面,我跟刚才陈总的观点稍微有点不同。我个人认为在中国量化行业,未来“小而美”应该非常难。比如我们看美国,现在前十大的量化对冲基金,他们的管理规模占据了整个量化私募资管规模的90%以上,你会发现他们没有哪一家是少于100名研究员的。过往5年美国从未产生一家新锐量化私募并且做大的。

    过往两三年,中国这个行业也已经非常明显了——头部化。我们要打造的是一家规模化的具有平台效益的资管公司。如果做‘小而美’,反而可能风险比较大一些,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主持人:为什么小而美的风险更大?

    聚宽投资 王恒鹏:比如股票策略,如果你作为FOF机构或者投资人尽调私募,2018、2019年的时候,很多私募会说我的特色是什么,高频或者低频,或者什么其他特色。但是到去年下半年,当中国股票策略规模已经达到5~6千亿的时候,尤其你看过往一年刚达到100亿的量化私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不再讲“特色”了,而是讲“全频段覆盖”。就是他们股票策略里,又有Tick级别的算法交易,又有分钟级别的日内T0,又有高频的日间量价选股,又有中低频的基本面选股。为什么?

    因为获取Alpha就像挖矿一样,矿是有限的,但是资金越来越多。原来可能靠所谓“特色”的A策略或B策略,都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但行业的资产规模从1千亿攀升到6千亿的时候,挖矿的人越来越多,你还靠某一类策略来赚超额就越来越难了。之前可能赚30%的因子,衰减到了只有5%,这时候就需要多策略的叠加,比如日内交易和日间选股的叠加等等,去进行多策略组合/叠加的PK。

    多策略的PK,最终就是多元的人/团队的PK。比如现在的头部量化公司,都会做数据、机器、人才的大量投入,聚宽也在这些方面进行了巨大投入,包括百度给我们的投资,我们已经投入了不止1个亿的资金和6年的团队积累,未来这个行业都是这样的趋势。

    去年5月我在Wind一个3C会议做了一个分享:中国量化私募的未来就是寡头化。其实不仅仅量化私募,基本上中国任何一个行业,如果要预测它的未来三五年的样子,看美国是什么样就大概知道了。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主持人:如果是寡头化,是不是就意味着有很多尾部的会被淘汰?

    聚宽投资 王恒鹏:是的。这里给您分享一个数据,聚宽给中国大部分的量化机构提供数据服务,包括券商、公募、资管、私募。我们服务了一些顶部机构,但长尾的中小机构是我们更大部分的客户。这些中小型的机构,2018年在聚宽买JQData数据的机构中,到2019年依然在付费的,比例只有约10%,那90%干嘛去了?大部分都死掉了。

    所以这个行业,其实是非常残酷的行业,都是一帮来自清北复交的、常青藤的学霸在参与PK。而且量化这个行业,相比BAT互联网行业以及传统实体行业而言,建立壁垒是更难的,都是策略模型的硬碰硬。更多的壁垒是要靠规模,有了规模才有收入,然后有钱去投入,不管是人还是机器还是数据。

    主持人:关于行业到底是不是规模为王,接下来继续听。

    接下来请两位做股票型策略的私募基金经理聊一聊。阳总,您跟夏总都是做医药为主的,尤其是夏总,基本上只做医药。阳总,除了医药还有一些消费,对吗?

    云溪基金 阳勇:是的,我是中国药科大学毕业的,我在国药一致干了八年销售。在国内做基金经理的像我这种背景的人,我还没碰到过。大家都很清楚,进入基金行业一般是硕士,但是做销售员的一般都不是硕士。

    一般做研究的人,原来都是不知道产业的。现在可能很多基金公司是到产业里面去招一些研究人员,但是招市场人员吸收到这个行业的还比较少。市场人员有一个好处,对产品的认知非常深刻。医药的品类非常多,比如国药一致大平台上几万个产品,国内国外,各行各业的产品,短时间里面全部汇集了。比如我们把货送到医院去,国内外最顶尖的药品全部是通过我们公司送过去,所以对产品的熟悉度是非常重要的。教科书里面学的东西,根本就是另外一回事。

    另外,同样一个产品交给史玉柱就是大卖,交给普通人就卖不掉。这就跟人,或者跟厂家的基因是有很大关系的。包括世界500强的一些董事长、总经理,都是从销售岗位上去的。所以真正要理解一个公司未来5年、10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发展,谁最容易看明白这个公司?其实市场人员是最容易看明白的。我们在调研的时候,可能只跟客户,或者是只跟非调研对象5分钟、10分钟就把公司问题搞明白了。一般人没有从事过这个产业,所以很容易被董秘或者是分析师带偏,结论就会出现天差地别。

    但是为什么我又不全部买医药股呢?因为除了医药,消费也跟医药的逻辑相似,也是受益于居民工资的提高。如果我们只集中于医药,就会出现一个结果,产品净值波动较大。

    我们都知道股市是分风格变化的,经济上行下行,利率上行下行,这个时候市场风格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医药股在某一阶段是没有行情的,这个时候客户就难以承受。同时在某个阶段,例如说国家对出台医药的固定政策的时候,大盘涨他偏偏还跌,这个时候对客户的体验度是非常不好的。所以我们目前,虽然50%的仓位在医药里面,但是还是会分散一些仓位到其他的产品中去。

    主持人:分散的舱位主要布局在哪些领域?消费,还有吗?

    云溪基金 阳勇:我本身21岁的时候就在互联网PE里面干过,2006年就做互联网投资,所以对科技股尤其是互联网的股票,理解应该是非常深的。但是我们都知道科技股是长周期的行业,现在在互联网成了寡头垄断。某些龙头已经到了中晚年了。

    怎么说?任何一个行业是有生命周期的,有些互联网行业的某些领域,比美国的互联网还要发达,例如外卖、共享单车,都是比美国快一大步的。并不是我们不看好他,有些领域的增长已经到20%左右。而我们希望资产都是30%以上的,所以有时候我们会根据市场的风格,对这些行业进行筛选。

    主持人:感谢阳总的简单介绍,自己本来是学医出身的,在医药行业工作过,所以对这个行业可能会更了解。同时,也会进行资产上的配置的分散,您的风格大概是这样。接下来再详细聊。夏总呢,你们只做医药赛道,这么专一的原因是什么?

    森瑞投资 夏翔:我非常赞同王总的观点,就是做事情要做专业。简单说,就是当下很流行一句话,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认知的钱。为什么我们要投医疗医药?只有做精,不管你是做量化也好、投资科技股也好,只有做精、做深,才能取得超额收益。

    举个例子,有些人吃满汉全席,什么都做。而我们家只做一道菜——辣椒炒肉,要做成最大。这个就很好理解了,要做成细分领域的龙头,当然投资股票也是投资细分领域。

    第二我要纠正一个观点,一说医疗医药大家肯定首先想到的是往嘴巴里面吃的化药、仿制药。当然2020年疫情以后,给投资者也上了一课,原来疫苗也是医疗医药,原来核酸试剂也是,甚至口罩也是医疗医药。所以去年疫情,医药股鸡犬升天。但是我们从2015年就开始深耕细作投资医药。

    首先“药”是什么?化药、生物药、中医药,这些是往嘴巴里吃的。“医”是什么?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医疗商业、医疗信息化,还有美国前总统提出来的精准医疗——不是药,而是一种治疗手段。

    我可以数出七八个细分领域,每个细分领域有不同的投资逻辑。医疗器械有消费属性,一些疫苗有消费属性。化药,有周期属性。所以说每个子细分行业,不可能出现齐涨齐跌。一投了就说你是只做单一行业的,风险集中,不存在。而且这个行业够大,现在有7万亿市值,四五百家上市公司,想让他齐涨齐跌都很难。

    主持人:一方面医药股分化很严重。你更看好的你说包括疫苗等等有消费属性的,所以你们目前最看好的赛道是哪个?

    森瑞投资 夏翔:我们投资医药这么多年来,每年都有一个侧重点,都有一个主题。

    主持人:现在是什么?

    森瑞投资 夏翔:昨天来的就会知道,CXO是我们现在的投资主体。去年有400多家上市公司,提供了大概七八十家新的医药类的上市公司的题材,最近又有一些新的领域,新的细分行业在出现。我这里就不展开说了。反正CXO这一块,我建议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昨天林存总一个小时的演讲。

    主持人:关于医药板块,不是关于怎么选公司,而是这个领域被大家都研究得很透了,基本上各个细分领域的龙头、格局都成白名单了。但是去年的医药板块涨得很多,今年会分化,在你们的心目中,今年医药板块整体会是什么表现?今年到底有没有更多的机会?这个时间点布局医药股,到底是不是好的时间点?怎么看这个问题?

    森瑞投资 夏翔:森瑞是以价值投资为主的,当然我们现在为了契合第三方合作伙伴,也做仓位管理。按照我们以前的风格,是满仓操作的,只会换股,不会空仓。当前市场有一些白马股,甚至一些大蓝筹的估值确实很高,也包括一些科创板的医药股,上市之后水分很大,我们下不了手。

    主持人:觉得有点贵了?

    森瑞投资 夏翔:对,虽然业绩很好、很性感,但是“嫁妆”要200万,好像也不值。还要具体分析,如果拿着像恒瑞、迈瑞这样,虽然它的估值也高,但是成长性,在研的产品够丰富,放两三年翻一倍的问题不大。

    主持人:谢谢夏总。因为医药,我们感觉很多人是把它当成“穿越牛熊”的方向,现阶段觉得专门投资医药股贵不贵?还是有部分贵了?阳总,如果你要定义A股,您觉得现在的行情是处在什么位置?

    云溪基金 阳勇:第一点,我觉得中国的股市,目前是“牛回头”。第二点,中国的股市一定会走像美国一样,就是长期往上。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往下走了,这是挡不住的,实体经济没有太多的机会了,钱只能往股市里面流。很多人说股市太贵了,当老百姓有钱的时候,不投股市,股市里未来15年还有几十倍的空间。拿这个钱去做其他,可能面临开一个士多店都有美团跟你竞争。怎么办?所以不能用过去对估值的判断来判断。社会在变化,思想在变化,因此我们提出来要买核心资产。

    很多基金经理买小票,买什么好像都可以赚到钱。为什么最近半年或者是一两年,只有白马股在涨?而且是核心资产的圆心的那些股票在涨,大多数股票都在创最新低。我们是从实体经济来的,我们不搞投机。这个公司明摆着要退市,比如说乐视,肯定是死路一条。还要搞,研究它的价值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未来公司的价值,一定是40%在股票上面。不要看今天贵,因为你看那些便宜的股票全部要灭掉、会退市。

    一分钱的股票有意义吗?没有质量。一幅名画几亿,齐白石的。放一百年,就是现在买贵了,一百年之后还是增值保值。如果现在买了一堆赝品,就是买了一万幅,很便宜。一百年之后有意义吗?没有。一要让投资者知道,能力圈跟普通的或者是顶尖的基金经理的水平是没办法比的。因为他们有很多的专业知识,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我认为你就“抱团”,抱好医药消费的龙头、白马,一年赚20%,轻轻松松。不香吗?一定要搞那些垃圾股去抄底,被那些中小市值公司的董事长坑了,忽然来一个亏多少多少亿。看起来是很好的股票,结果亏了钱,然后骂人。

    中国股市很多假股票。我们一定要让现金买到真股票, 是很重要的。所以在我们公司买股票,一定不会买假股票的。什么是假股票?就是未来20、30年,这个股票到底能不能涨十倍?如果能,就是真股票。如果涨不到这么大,就很有可能出现问题。

    主持人:阳总刚才说的,让我想起另一位著名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他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怕高的都是苦命人。这是不是代表了这个市场中一部分的投资人的心理?他们会觉得只有那些顶级资产,长期来看值得持有,很多公司觉得即便是持有了,长期来看也未必能够见到什么样的表现。

    夏总觉得姑娘很好,但是要200万的“彩礼”很贵。阳总觉得除了这个姑娘就没姑娘了,别的姑娘可能是假的?

    森瑞投资 夏翔:更正一下,我说的是要适当的择时。

    主持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投资人有自己不同的观点。

    我们再听一下简总的,您全市场都能聊。刚才我们聊了关于商品的、CTA的策略,您对A股怎么看?

    平安期货 简翔:我很认可阳总的观点。中国市场如果从消费长周期来看,可能会有一个持续上涨的过程。我觉得注册制是很大的原因。看美股为什么能够持续上涨,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注册制。注册制出来之后会有退市,就会不断的把劣质的公司剔除掉。所以指数永远涨,在美股是对的。问题是你的股票并不一定永远涨。中国的注册制推出来之后,制度层面上很有可能往上。中国股票的情况也跟美国的很像,如果我们看标普500,像facebook、google加起来就是50%的市值。中国的股票可能也会真股票起来,假股票慢慢退市。这两者的因素结合在一起。

    我觉得未来就这么看,股市肯定是长期向上的。但是在今年,确实不一定。因为我们也服务了大量的实体企业,上市公司也聊的很多,他们对今年整个股票市场还是比较担忧的。担忧什么?因为去年涨得太快了,中国去年也是放了很多水的,所以今年的货币政策很重要,就是今年不急转弯。不急转弯的前提是什么?就是转弯,不急。如果一缩水,流动性肯定对估值有影响。

    股票最简单的估值就是PE的倍数。前面两位量化的领导讲了,今年还是可能会崩,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做中性、做对冲,做好风险的防范,降低收益的预期,是很好的点。

    主持人:感谢简总的分享。再听一下陈总的,刚才王总聊到关于规模的问题,您怎么看?

    宏锡基金 陈迪强:我觉得规模是相对的概念。

    第一,前面提到的期货市场和股票市场的规模是没有办法比的。

    第二,规模还是结合自己本身策略的容量。比如说按照我们公司的策略,按照去年的流动性测算,规模可以做到40-50亿,目前我们的20亿在正常的范围,而且未来还是有一定空间。这只是基于待发产品的待落定的规模考虑。但是假设今年的流动性不如去年,怎么办?不能完全用去年的数据来测算今年。应该采取更加谨慎的角度。

    第三,是专一和复合策略的问题,每个人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有一点非常重要,本身期货市场也是很多策略的。

    不是说做期货市场就只有做多波动率的策略,还有很多,比如说高频的、对冲套利的。这些类型的策略都已经非常非常多了,而且是非常复杂的,而且可以做出很多很多的组合,再加上衍生品、期权等等。不是一个资产只有一个模式,它的风险就会集中,相比股票市场它是非常灵活的。

    股票市场就只能做多,期货市场可以做空,又是T+0,就带来了交易的灵活度和策略的丰富性。再加上不同模式的组合,相对来说整个期货市场从历史的数据,从国外的数据到国内的,都会发现单一做这种策略,单一标的里面很多复合策略组合之后,稳定性、风险都是比股票市场、多头市场好很多的。

    主持人:感谢陈总。最后请王总分享一下,我们谈谈AI在量化中的运用,您有什么看法?

    聚宽投资 王恒鹏:AI人工智能,比如说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强化学习等等这些技术,根据我们了解(因为我们本身也服务国内的很多私募),目前规模化的量化私募,基本都比较普遍进行了应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行业都越来越重视机器学习等AI技术的投入与应用,我们JoinQuant平台上的用户也有非常非常多的AI相关策略和方法论的分享。

    聚宽自己的基金也是一样,我们的策略已经比较广泛的使用机器学习甚至是深度学习。我们还希望借助聚宽的B轮战略投资方,百度,他们在大数据和AI技术等方面的支持,不断强化在这方面的优势。从机器学习对量化收益的贡献以及被应用的广泛度而言,一定会越来越大和越来越高。

    反过来,我们要客观地看待这个事情:机器学习也好,量化也好,超级计算机也好,这些概念是中性的词汇,只是个工具。比如说,你用了量化是不是就比没有用量化的更好?用了超算的是不是就一定比没用超算的更好?其实不是。量化跟价值投资是一样的,最终都是科学的定价。比如说价值投资,我们要看未来10年10倍的企业;量化投资也是定价,只不过是预测两三天~周的这种周期。那么,最终每一个科学的定价或者正确的模型,一定不是纯依靠AI的,背后其实是有因果关系的,或者说一定是有可解释性。

    国内有几家百亿/几百亿的量化私募的投资总监,也一直在强调:聚焦于“强逻辑因子”的挖掘。所以,AI只是帮助你做更好的优化组合,挖掘更多收益来源的可能性等。但是最终一个因子/策略被应用到实盘中之前,一定要被逻辑所验证。所以我们聚宽团队也是一样,特别追求对交易本质的理解。我们叫做“滤噪”,要在不确定性中把比较纯的确定性找出来,以及这个因子为什么赚钱、赚谁的钱、什么机制的钱,都要弄清楚。AI只是一个工具,一方面AI或者量化中的技术应用是越来越重要的,但同时又不能迷信于这个东西。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这组嘉宾给我们带来的观点分享,我们这组的圆桌就到这里了,感谢几位的分享,谢谢。

    标签阅读


    九亿福彩